2012年度白金級古風勵志大作---《勝者為夫》

樓主:冷胭YR 時間:2012-10-09 16:10:16 點擊:1951 回覆:47
脱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

字體:

邊距:

背景:

還原:

  

  作品簡介:
  本是將門虎女的洛琳琅,隨母進宮受封,命運發生了驚天轉折。母親死後遭遇將被皇帝后爹封后的危險。戀人樓玉白許諾營救她,卻又被他和情敵一同毀容,埋在雪地。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她性情大變,本想跟隨幼年夥伴楚元辰安居邊陲,助他安定邊境,相夫教子。卻又被樓玉白髮現,重新陷入過往的痛苦之中。偽裝身份否認從前,卻仍被樓玉白脅迫着帶回京城,再次與宮中的宿敵纏鬥、復仇,逐漸知道了當年戀人背叛的隱祕。幾番誤會掙扎重修舊好的兩人,又再次遭遇因戰火而導致的無奈分離。
  一切歸結於一句話:要有多堅強,才能念念不忘?

  正文

  回憶

  我坐在院中,看着進出來去忙碌的人們。整個院落已經被佈置一新,充斥着新婚的喜慶顏色,連院中的樹木和盆景,都被紮上了綵綢。
  望向身邊的白梅樹,我想起上一次來這裏時,還是冬天,白梅的花瓣點點飄灑,如落雪般清美,他坐在我對面説,連酒中都帶了梅香,問我可喜歡?我卻冰冷又厭惡地不想理他。那時的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,我會在某一天,再次來到楓川,只為跟他補上一個成親儀式。
  即使,他現在已經閉上了眼睛,靜靜地躺在一口棺槨裏。
  正廳中,一口雙人合葬棺槨佇立着,也按我的要求將棺槨周圍都細細用紅綢裝點了,透着肅殺的喜氣。
  “娘娘。”女官輕聲喚我:“喜服已經備好,是您為皇上更衣,還是……”
  “我來。”我接過喜服,向正廳走去。
  棺蓋被緩緩打開,我的心一陣抽搐。他面色安詳地躺在那裏,宛然如生。我彷彿看到他突然睜開眼睛,笑着説:“琳琅,過來。”
  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,卻半響也沒等到他像從前一樣擁我入懷,手上一片冰涼。女官緩緩拉住我的手,哽咽道:“娘娘……娘娘請節哀……”
  我回過神來,他仍安靜地閉眼躺着。淚水“噼啪”滴落,我連忙擦了擦,探身進棺,和女官一起扶起了他。
  他的身子已經僵硬冰冷,若不是有名貴藥材護持,只怕早已開始腐敗。我輕手輕腳地為他解開衣衫胸前的扣子,他胸口上那一道深長的疤痕赫然在目!

  我腦中轟響,那天的一幕幕霎時閃現!他虛弱地在我懷中,我緊抱着他準備抵擋碩大的鋼刀!是誰在撕心裂肺的呼喊,那鋼刀的凜冽之氣已然充斥在耳中!可他,原本是我要保護的他,卻忽然推翻了我,撲在我的身上,用全身護住我,擋住了本應刺中我的長刀!他的胸口被穿裂,滾燙的鮮血噴濺了我一臉。而那刀鋒,離我不過毫釐。

  我心口大痛,渾身抖動不能自持。女官忙扶住我在一邊坐下,她喚了人來給他換了內裏衣衫。正要套喜服時,我又緩緩走上前:“還是我來。”
  我為他舒展手臂,費力地將那喜服套進去,又細緻地給他繫好釦子和衣帶,穿好紅色長靴,戴上新郎喜帽。我怔怔地看着他,想起他對着我吻了又吻;想起他緊摟着我泛舟湖上;想起他在我生辰那天,在御書房喝得大醉;想起他為了我而弄得一身傷痕險些死去;想起他在我要隨別人離宮那日,在宮殿二層哭得像個孩子……
  而我,在這三年的時間裏,大半都在對他折磨怨恨,弄得後宮雞犬不寧,讓他本已死灰復燃的心,再添累累傷痕……好不容易拋開一切怨懟重歸於好,卻已是天人永隔,永無再見之日!
  我都做了些什麼?從最開始不明真相的仇恨,到後來自私懦弱的退縮逃避,最終成為了現在的永生遺憾。那些曾經美好的日子,就像懸在頭頂的一把利劍,每時每刻都在刺穿我。
  我再也控制不住,用力將自己的頭向棺槨上撞去,“砰”的一聲響。

打賞

0 點贊

主帖獲得的天涯分:0
舉報 | 樓主 | 埋紅包
樓主發言:6次 發圖:1張 | 添加到話題 |
作者:沒文化有知識 時間:2012-10-12 10:23:00
  怎麼沒有續啊
樓主冷胭YR 時間:2012-10-12 20:28:00
  女官用力抱住我,泣道:“娘娘不要這樣!娘娘不要!您不是説皇上臨終前要您好好活着,您要聽皇上的話啊!娘娘!”
  “走開!”我推搡着她:“他説要和我永生永世在一起的!他説的話沒有兑現,我又為什麼要聽他的話!”我發瘋地向棺槨上撞去,很快又來了幾個女官牢牢將我抱住,我掙脱不開,在她們懷裏哭到脱力,還兀自説着:“那你們給我個痛快的死法啊!你們把所有的東西都藏起來了,白綾找不到,剪刀找不到,連一根針都找不到!你們就忍心看着我撞棺而死麼!就不能讓我死得好看一點麼!”
  “娘娘!娘娘!您還沒跟皇上成親,皇上的心願未了,您忘記了嗎?!”
  振聾發聵的一句話,立刻讓我停了下來。是啊,他的心願我還沒完成,我怎能就這樣死去?不是又自私了一次嗎?
  女官們見我呆呆坐着,連忙扶我起來,安置在椅子上。她們不安地看着我,我淡淡地説:“去忙吧,我不會尋死。”
  “娘娘,希望您是一直不會尋死才好……”女官們都退了下去。

  我一直枯坐到行禮前,才去內室換喜服。鏡中的自己,被喜服映襯得格外喜慶,只是面上覆着面紗,遮擋着我雙頰的傷痕。自他閉上了眼,我有很多天不曾照鏡子,今日一看,鏡中人形容憔悴,沒有半分新娘的喜色。他總是説,希望我在他面前可以自如地摘下面紗,不要有諸多負累。而他,也真的疼我如昔,毫不介意我臉上的醜陋,甚至還細細親吻我的臉頰。是我一直放不下,走不出自己深深的自卑,還故意讓他誤會我喜歡上了別人……
  為什麼,為什麼我沒有早一點鼓起勇氣,重新走向你?如果我能早一些解開心結,那麼即使最終還是這樣的結局,我也能與他有多一點的快樂日子吧?他也能少一些痛楚和相思吧?
  淚水打濕了面紗,汩汩難止。
  也許這是我該受的心痛難當。當初那些選擇不過是片刻的念頭,現在,是我還債的時候吧?
  “娘娘,吉時到了。”女官在門外喚道。

  我蓋着蓋頭,在喜娘的攙扶下走進正廳。手中牽着的紅綢,另一端系在他的手中。認真而虔誠地下拜,淚水傾瀉在地。廳中鴉雀無聲,女官和眾位隨行的將軍們,大概都強忍着悲酸吧?連唱禮官的聲音都哽咽了,那一聲“送入洞房”聽起來怎麼像在哭呢?
  棺槨被緩緩抬起,我跟隨在後一起向內室走去。我將他們都攔在了新房的門外,自己進去單獨陪着他,不理會門外一片叫喊震天,勸我不要做傻事。
  傻事是什麼?為了不值得的人尋死,是傻事;為了傾心愛憐的男子,追隨他一同而去,這還能叫傻事麼?
  這是我現在最大的正經事。

  我躺進了這口雙人合葬棺,靜靜地等待着最後一刻的來臨。

  只是當時我絲毫沒想到,世上真的有“峯迴路轉”這回事,也完全不能料到,這樣的奇蹟會發生在我身上。
  彷如夢一場,卻又無比清晰刻骨。
  一切,還要從太淵三十五年的冬天説起……
樓主冷胭YR 時間:2012-10-13 08:37:00
  太淵三十五年冬,雪,一直沒有停。
  母親整日躺在牀榻,面色慘白。這是她五年來第三次小產。所有妃嬪、宮女、太監都對迎菡宮避之不及,生怕點燃皇上的怒火而大禍臨頭。母親的前兩次小產,牽連處死的宮人和太醫數以百計,甚至包括位份較高的妃嬪。
  太后在錦妃的攙扶下來過一次,無非是説些好生安養的話語。在我看來,那和善的面容裏帶着無盡的嘲諷和愉悦。皇上面色鐵青,不便對太后發作,直接給了錦妃一個耳光,大聲呵斥:“若是查出這次小產有你的份,朕滅了你全族!”
  只有我知道,母親的每一次小產,都是因為自己服用了墮胎湯藥。每次小產都是一次折磨,憔悴得就像即將凋謝的花朵,又逐漸在全體太醫和宮人的小心呵護下,漸漸緩過來。前兩次小產讓皇上猶如驚弓之鳥,這一次給母親保胎時,太醫們不敢有絲毫懈怠,連保胎藥也是增加到了最大劑量,於是母親便用了更大劑量的墮胎藥。
  這一次,怕是撐不過去了。
  她對自己,總是如此狠心。
  我站在迎菡宮外,望着結冰的湖水,滿心裏都是悲涼。若是我早知道這祕密,早知道進宮後母親只能支撐這五年,我又何必在最初的時光裏,固執地不肯同她説一句話,不願再讓她抱我一次。

  “天冷,怎麼站在這裏?”不用回頭我也知道,是玉白哥哥到了。他常在下朝後來宮中看我,給我帶些應節物品或者宮外的稀奇玩意兒。我雙手攏着的狐裘暖手罩,便是他送給我的。
樓主冷胭YR 時間:2012-10-13 15:04:00
  我望着皇上的御輦浩浩蕩蕩進了迎菡宮,知道他是下朝後隨皇上一同過來的。這幾日皇上來迎菡宮的次數更多了,有時還整夜守着母親不眠不休。這,也算是有些真心的罷?
  我扯出一個笑容:“屋裏憋悶。母親一直昏睡,不知何時會醒。”
  玉白哥哥的眼睛裏,有着讓我寬慰寧神的東西。他似乎是猶豫了一下,説:“今日早朝,大業派使臣前來請求和親。若是皇上説起,你要有個準備。”
  大業是太淵的鄰國,和親也是百年來一貫的示好方式。不過現在宮中適齡的公主,只有兩位,一位是先皇后所出的大公主綦珍,另一位就是五年前獲封公主尊號的我。先皇后是太后的親侄女,大公主備受太后寵愛,只怕是捨不得遠嫁的。而我,一直是太后的眼中釘肉中刺。
  玉白哥哥見我不説話,又説:“不過你也不必太擔心,我會打點好一切。然後——”
  我忽然覺得心怦怦直跳,似乎已經預料到他要説什麼。抬眼看他,果然望見一雙晶亮的眸子正對着我:“迎你出宮,做寧北王妃——我唯一的女人。”

  迎你出宮,做寧北王妃——我唯一的女人。

  連日來的陰霾,被這句話一掃而空。我使勁地點點頭,又覺得似乎應該矜持一些,頓覺自己兩頰飛紅,燒得不像話。母親曾説:“玉白是個真男子,若我有生之年能看見你們成婚,那就再無遺憾了。”可母親,能看得到嗎?

  “公主!公主!”環雲的聲音急急傳來。她奔至我面前,噗通跪下:“公主快回宮!娘娘不好了!”
  我急步向前走,卻突然腿軟踉蹌,玉白哥哥一把扶住我,穩穩攬住。他幾乎是半扶半架地將我帶回了迎菡宮。
樓主冷胭YR 時間:2012-10-14 20:20:00
  太醫們跪了一地,皇上大聲呵斥着。玉白哥哥將我帶到母親牀前,我趴在牀沿看着她。母親微張了雙眼,看見我來了,抬起了手。我一把抓住她瘦弱的手:“孃親,你不能拋下我啊!”
  母親微微笑了笑,看了看玉白哥哥,又看向我:“孃親……沒什麼牽掛的了……只有一件事……”她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,我湊近聽,她在説:“速——速——離——宮!”
  我心裏一驚。莫非母親也知道大業求親的事情了?皇上怎麼可能在她病重時還與她講這些政事,即便選定是我,也不會對母親言明讓她憂心。正在疑惑,母親忽然掙扎着起身,狠狠開口:“速速離宮!”
  説罷,像是耗盡了全身的力氣,母親倒了下去,再也沒有起來。
  我愣愣地看着母親,半響沒有反應過來。她是離開我了麼?再也不會醒來了麼?迎菡宮的榮寵不衰,母親暗自的垂淚,我對母親的冷嘲熱諷,太后和錦妃的不斷為難……五年來的一切在我眼前晃盪,直晃得我頭暈目眩。
  我終於“哇”的一聲哭了出來:“孃親——”
  皇上撲了過來,力度大得將我擠到了一邊,玉白哥哥扶住毫無力氣的我。皇上悲痛的神色連我都覺得心裏發酸,他呆愣了很久都沒有言語。等他起身,跪地的一眾太醫便被宣判了死刑。

  母親被追封為仁宣明德慈靜高皇后,比先皇后的賜封還要多了兩個字,這令太后十分不滿,但她的反對沒有任何效力,皇上自顧自地隆重操辦母親的後事。我看着迎菡宮平日裏的喜慶顏色在半個時辰裏全換成了慘白,安靜呆滯地坐在母親的棺柩邊。玉白哥哥被皇上派來守護母親的棺柩,亦是安靜地陪在我身邊,不時提醒我飲水用飯。
  每日都看見皇上在迎菡宮中出入,才知道他已罷朝多日。先是太后來勸,來罵,後是大臣們在宮外呼啦啦跪了一地,山呼萬歲乞求他上朝理政。這一幕很熟悉,五年前這羣大臣也是這樣勸阻皇上不要納母親為妃,連勸阻的話語都沒變,無非是“江山社稷為重,祖宗規矩不可輕廢”之類。而皇上依舊如五年前一樣徘徊不去,只是如今,是在母親的棺柩邊。
  若不是深愛一個人,也不會在她死後如此任性癲狂罷?若是他知道,母親每次小產都是自己所為,他會做何感想呢?

  我輕輕嘆氣。

樓主冷胭YR 時間:2012-10-16 11:35:00
  恆寧,你跟你母親,長得很像。”皇上突然開口。我才注意到,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走到我面前來了。他的眼神有些陰鬱,我下意識緊張,轉頭看玉白哥哥,他卻不在宮中。
  “寧北王在宮外應付那些多事的大臣。”皇上解釋了一句,又説:“你今年,有十七了吧?”
  我點點頭,心想皇上大概要説大業和親的事情了,玉白哥哥已經教過我如何應對。
  但皇上頓了頓,開口卻是:
  “朕,要納你為妃。”
  我恨這句話。五年前,他也是這樣跟母親説的,導致了母親現在的早死。不然,雖然父親戰死沙場,我和母親還能在蘇涼的家中安然度日,我能奉養母親安享天年。我心裏的憤恨瞬間超過了震驚。我終於明白了母親臨終前那句話的意思,實在難以抑制心中的怒火,憤然起身:“你休想!”
  皇上面有愠色,卻未發作。也許我的反應,與當年他被母親拒絕時差不多罷?他望着母親的棺柩説:“你母親是絕代佳人,你現在更是青出於藍。朕從不輕易寵愛某個女子,你母親是頭一個。朕在金鑾殿上看到她就喜歡,不然也不會甘冒天下之大不韙,將有功之臣的未亡人收入宮中,連帶着你都封為公主,列入皇家齒序。憑心而論,這些年來,朕對你們母女的寵愛,已經超過了對任何一個妃嬪,和任何一位公主。”
  我還想發作,卻見玉白哥哥站在宮門口,隱忍的面上有着緊鎖的眉頭,他對我搖了搖頭。我咬脣忍耐下來,冷冷地看着皇上。
  “朕的後位已空懸多年,待你母親大喪結束,朕便立你為後。”他的語氣不容置疑,説完也不待我答覆,轉身走了出去。玉白哥哥憂心忡忡地看了我一眼,跟隨皇帝一同走了出去。
  我望向屋外,雪,下得更大了。
作者:沒文化有知識 時間:2012-10-25 14:56:00
  怎麼沒有更新了。
作者:小風子2010 時間:2012-10-29 19:25:00
  樓主埋了一個大坑
作者:諸葛惠妹中 時間:2013-03-31 11:22:00
  潛力貼,UP!
作者:jane雨過天晴 時間:2013-05-09 09:37:00
  坐等更新,封面不錯
作者:測試牛初乳鷗 時間:2013-10-13 19:14:00
  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喜歡女大學生的可以來這裏玩
  //dd.ma/pUFp8hWw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作者:吞狂虜以 時間:2013-10-14 11:57:00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喜歡女大學生的可以來這裏玩
  //t.cn/z83uE8V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發表回覆

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